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一滴水

我是沧海一滴水,但只要我愿意我仍然就可以做富有而幸福的一滴水

 
 
 

日志

 
 

高中教育的“堕落”  

2014-02-14 09:55:46|  分类: 新课程改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中教育的“堕落”

本报评论员  褚清源

衡水中学又一次成为热议的焦点。

尽管《南方周末》的报道因为未能有衡水中学的关键人物出场,而缺少新闻主角的正面回应,但一个清晰的事实是,这所“超级中学”的高考传奇背后有着备受诟病的运行方式——时间拼杀与高强度的考试训练,再加上好生源的掠夺。这似乎已成为创造高考神话的不二法门。所以,从一开始衡水中学升学数字的攀升始就随着来自不同方面的声讨,尤其是生源被掠夺者的抱怨、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可谓甚嚣尘上。这些组成了高中教育江湖的是与非、梦与痛,但这些不足以显示出被掠夺者的“正义”,相反却暴露了高中教育的整体“堕落”和改革的无力。

其实,哪里只是衡水中学啊!这样的超级中学几乎每一个省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这些学校的形成,背后可能有很多难以捕捉的偶然与必然,但是,作为既得利益者,它们的存在加剧了整个高中教育生态的恶化。

我们姑且不论高考的制约。高考,不可能测量出一个人的整体素质,一纸试卷所能检测出的也只是一个人综合素养中的冰山一角,这是高考制度的局限。而在制度局限之外,太多人为的自我设限使高中教育日益“堕落”。我将其大致划分为三个方面。

技术的堕落。高中是基础教育阶段终端教育显示器,距离高考的出口最近,是马拉松长跑项目的最后冲刺阶段。谁都不愿意在最关键的时候败下阵来,于是,学生苦学,老师苦教,校长苦管,家长苦陪,“苦”成了高中学习生活的主要基调,而“苦”字当头正契合了“头悬梁,锥刺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类教育传统的旨归。

“苦”字文化在学校里最淋漓尽致的表现就是,每天雷打不动精确计划到分钟的作息时间。在采访调研中我发现,不少高中的作息时间都大致在5:30到10:20,除去学生起床和准备睡觉的时间,晚上的实际睡眠时间不到6个小时。问及学生的睡眠是否充足时,不少学生的回答常常是无奈的:“竞争太激烈,能多学一点就多学一点”。我们可以“哀其不幸”,但不能“怒其不争”,因为在强大的压力面前,学生自然会选择妥协。

再来看教育者,在赢得高考上,当缺乏更有效的改革策略时,教育者更乐于选择防御性措施。于是,对学习时间最大限度的开发使得应试教育愈演愈烈,尽管谁都不愿意说自己所做的是应试教育。高中习惯于在时间上过度开发,这似乎在说明:高升学率的背后是建立在对学生时间的控制之上的,也彰显了高中教育技术的简单化。也许有人总会抱怨,高考制度不改,所谓技术性的、局部的改革都无济于事。如果说高考存在制度缺陷的话,那么我想说,高中教育在教的方式和学的方式上则存在严重的技术缺陷。

文化的堕落。高中的教室总是弥漫着让人窒息的空气,几乎很难让人耳闻目睹到青春的色彩和气息。走进高中教室常常被“不抬头学习法”那种忘我的学习状态所感动,教室里还有比这些让人忍俊不禁的教室文化。我在全国不少高中教室内曾用相机对很多这样的高考文化立此存照:“考过高富帅,战胜官二代”,“没有发狂的状态,就不能战胜高考”“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生前何必贪睡,死后自会长眠”。这些标语曾在网络上流传很广,并不新鲜,但是当真的站在这样的文化面前时,依然会有很多难以名状的情绪。这样的文化更像是集中营,学生和教师已成为这种文化的俘虏。学生教师一起把教育窄化成了教学,把教育缩水成了考试,把考试风干成了分数。这是文化的堕落。

道德的堕落。在河北,有人说“要防火防盗防衡水”,这表达了对衡水中学的最大不满。如果大家都却挖生源,陷入“以挖抗挖”的漩涡,高中教育自然很难看到谋变的生机和希望。我想说的是,一些高中高升学率的取得并不那么光彩。高中竞相在苗上下功夫,却不愿意在土上下功夫,佐证一个事实,高中其实是“生源决定论”,教得好不如招得好。所以,对于高中来说,入口直接决定出口,这可能是谁都颠补不破的事实。因此,对生源的“掐尖”成了优质高中最乐意做的事情,处于这个教育生态链最顶端的学校自然是最大的受益者。

为了留下可以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学校会使出各种伎俩以爱的名义对那些已经考上不错大学的学生进行劝学,劝他们留下来复读,如果考上清华北大,学生能拿到一笔可以使家庭一夜之间脱贫致富的“奖学金”,教育此时成了一种交易。这是道德的堕落。

就高中而言,没有分数过不了今天,只有分数过不了明天。需要追问的是,一所学校能让学生赢得分数的同时还能收获什么?如果你能创造高升学率,这个升学率又是怎么获取的?高中除了有可以炫耀升学数字外,还有什么?高中教育里是否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我们期待着更多的超级中学能够主动谋变,打断垄断,实现华丽转身,不仅在高考成绩上写下荣光,更要写下尊严。这会使那些对现实教育抱有消极情绪的人们重新燃起希望,对未来有更美好的猜想。这也正是本报所发起的“中国绿色高中共同体”所要表达和践行的——集结更多有教育理想和改革动力的同道者,“课改聚义,抱团发展,相互借道,共同成长”,让高中教育从“血色”走向“绿色”,让“绿色”重新定义高中教育的发展方式,实现绿色升学和人的健康协调发展。

这不止是愿景,而是行动。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